衣索比亞為阿拉比卡咖啡的發源地,一點也不意外。多樣化的咖啡基因庫,讓衣索比亞擁有上千種野生咖啡品種,至今尚未被正式命名,在這邊統稱古優原生種(Heirloom)。

 

 

反觀,中南美洲的莊園或種植農場,多半可以標示出咖啡品種,如波本、鐵皮卡、卡杜拉、卡杜艾、或是頂級的藝伎Geisha。

 

 

 

1970年間的發現的咖啡豆炭疽病(Coffee Berry Disease, CBD),出現在高海拔及潮濕的咖啡種植產區,是一種會大規模傳染,造成咖啡漿果果實變黑壞死、咖啡品質變差、產量驟減的一種真菌性植物病原體,目前只有在非洲發現。

 

為了因應此病毒對咖啡樹造成的影響,衣索比亞的吉馬農業研究中心(JARC)採集639個咖啡數種,研究後釋出13個品種,當中包含了74110、74112及74158。品種74110、74112及74158代表著1974年的第110、112及158品種。這些品種皆來自於Illubabor 區的Metu Bishari,也是目前知名的藝妓村(Gesha Village)產區之一。JARC從1979年開始推廣後,目前這些品種廣泛的種植於潔蒂奧、西達摩及谷吉產區。

 

咖啡卓越盃(COE),2020年第一次在衣索比亞舉辦,前三名皆在西達摩產區。以品種來說,74158拿下第1名的殊榮。74110則拿下第2, 3, 8, 17, 20, 27名,展現出其優越的咖啡風味及特色。以競標價格來說,第1名的74158品種以每磅生豆US$185創下新紀錄。第2名及第3名的74110品種則是以每磅生豆$108及$49的競標價得標。

 

2021咖啡卓越盃(COE),前30名中,74110佔了8名、74112佔了10名、74158佔了6名,都有非常優異的表現。

 

現在有了『74110 / 74112 / 74158』,我們終於可以喝到衣索比亞單一品種的咖啡。面對中美洲精品咖啡,不再只是敬而遠之及只能用古優原生種輕描淡寫帶過。

 

我們特別挑選了2款咖啡豆推薦給您

74158 – 衣索比亞 西達摩 班莎鎮 翰馬修村 日曬

74112 – 衣索比亞 金蘭 74112 厭氧處理法 (2021 COE #17 得獎莊園)